海东时报首页

黄金时代的凄婉吟唱

——读《萧红传》
2020-09-28 09:44:21 来源:海东时报社
□彭忠富

2014年,电影《黄金时代》在全国热映时,国人记住了一个叫萧红的女作家。萧红,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子,一路流亡,从北方到南方,从哈尔滨到香港,一边躲避战乱,一边经历着令人唏嘘又痛彻心扉的爱情与人生。对生的坚强、对死的挣扎在萧红笔下穿透纸背,她的人生亦是如此。鲁迅曾评价萧红“是当今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在萧红的成名作《生死场》中,她以自己悲剧性的人生,观照她所熟悉的乡土社会的生命形态和生存境遇,抒写着人的悲剧、女性的悲剧和普泛的人类生命的悲剧。

上世纪二十至四十年代的中国,那是一个民气十足、海阔天空的时代,一群年轻人经历了一段放任自流的时光,自由地追求梦想与爱情,有人在流离中刻骨求爱,有人在抗争中企盼家国未来。萧红从呼兰县逃出来,到死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屋子,一直住在不同的旅馆里。中国少了一个家庭妇女或姨太太,多了一个流浪者,一个对自由的追逐者,一个在文学上做出独创性的作家。萧红一生颠沛流离,却从未放弃爱与被爱,潇洒怒放。传记作家吴玲认为,读懂萧红就读懂了女人和爱情。

相爱时如飞蛾扑火,分手后绝不回头,萧红就是这样一个刚烈的女子。不过,萧红作为女儿、妻子、母亲、作家,在如何平衡多重身份的过程中亦曾面临困惑。解读她的经历,实际上也是在回应每个女性都可能会有的困惑,从而帮助女性更加理性、明智地去爱、去生活。吴玲最新出版的《萧红传》包括“风里雨里,自知冷暖”等十章,通过真实还原萧红的成长经历、创作背景、感情世界,细细捋顺了她短暂而又命途多舛的一生,拥抱她即使面对再恶劣的环境,也要坚持创作和爱的灵魂。

萧红31年的人生中,被家人放逐,被战乱驱赶,从异乡辗转异乡。在萧军的眼中,萧红在处世方面,“简直什么也不懂,很容易吃亏上当”,她单纯、淳厚、倔强、有才能,他确定自己爱她,可是却说,“但她不是妻子,尤其不是我的”。萧红与萧军,有爱却没有未来。至于端木,或许概括来讲,他也并非萧红的良人。旁人没有资格去评论萧红选择端木是对是错,谁也不是她,谁也不能单凭表面的了解而评断她的决定。只是,她不快乐是真的。与端木结合,并未获得期待之中的生活,反而平添许多烦恼。

好在颠沛流离没能磨灭萧红的才气,相反是周折挫败激发了她的创作潜力。她用不同于任何人的笔触,书写平实无华的故事,而从这些扎根在土地中的故事里,又得以窥探整个世界。萧红是个极具才华的作家,文章里世事人间的美好、疾苦、丑陋、挣扎、不堪轮番上演,文章外她始终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永恒追求爱与自由。爱与暖,是萧红一生的憧憬与追求,她为爱人甘于奉献自我,也愿为朋友肝脑涂地,可动乱的岁月没有饶过她,所爱的人也未能让她收获永远的爱与暖。

萧红,就是一曲黄金时代的凄婉吟唱。尽管她有种种不甘,正如她自己所言,“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但她用文字赢得了人生的绚烂。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