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稻草人(外二篇)

2020-10-19 11:11:23 来源:海东时报社
􀴁朱立新

走在秋天的田野上,首先闻到的是麦香,仿佛来自天宇,由远而近,由淡到浓,撩拨我对食物的几许欲望。接着,就迎面遇见了故乡的第一位乡亲——稻草人。它伸展宽松的双臂,披一件失色的破布衣,头挑一顶草帽,抽象模糊的脸庞在麦芒之上若隐若现,偶尔散发出腼腆、善意的光晕。

它是父亲的作品,劳动者的帮手,是大地不曾宠爱的孩子。

整个下午,我站在距它五米开外的地塄坎上仰视它。我只能选择这样的角度与它为邻。其他任何观察或亲近方式,都将改变它自然、亲切、平安的生命魅力。

稻草人宽大的衣袍里,蕴藏着父亲对节气和天象的深思熟虑,以及对飞禽走兽习性的透悟。—名真正的劳动者酷似民间的匠人,他奇特而合理地创造和模仿,不但反映农业严密而美感的律令,同时也诠释对自身命运的怜悯、关照和把握……

每一个生命都是不断奔跑赴约的过程——它总让自己置身于大地深处,时刻准备奔跑或飞翔,似乎对麦田的钟情只能以这种姿态来体现。

但我更愿意把它的这种姿势看成是拥抱,或迎接我们粗糙而简陋的生活,多么需要慰藉和温暖!

不因空洞的躯体而放弃诺言,不因干瘪的灵魂而停止思索。

一个白昼难耐燥热和喧闹,从惊雷闪电之闻逃遁了,稻草人浑然不觉,依然沉浸在守望的幸福中,将重建的肉体镀上薄薄的金箔;另一个黑夜从大地升起,稻草人顾影自怜地对流逝的往昔欲言又止,憔悴的记忆在夜空和星星的安慰下甜蜜地复苏。

在田野一角,稻草人终于找到了合适位置和最后归宿。对他而言,无处不是道路,风会帮助它找到回家的路,并与大地上的众多事物建立隐秘的联系。

麦草垛

风从远处吹来,房前屋后的麦草垛就躁动起来,剁边缘斜出的草茎们摇曳着,发出窸窣的声响。

我能听得懂这些充满阳光金属质地的声响。

麦草垛走得那么艰辛。麦草垛走得多么荡气回肠。从田野走进卖场,从卖场走进村庄,最后在每户人家的房前屋后,收敛起轻盈而沉重的思想,以一种最惬意、最有教养的姿势将自己安放妥当。

孩子们在月光下跑到它身边打洞捉迷藏;鸟儿们在它身上筑巢啁啾;老鼠在它底下掘屋储食;牲畜们前呼后拥拢过来,扯一把揽进嘴里,咀嚼好半天……

我呢,常无所事事的在麦草垛上躺下身子,怀着陌生的优越感和更深的怅惘,胡乱地想一些事情。这时,那些曾经毫无关联的事物会纷至沓来,涌进我过往的生活里,相互印证,组合成一些新的生活片段。

有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想,只是在麦草垛里沉沉睡去,完成一个美好的梦境。

——我所有的欲念沉寂在被麦香催眠的谣曲里。

一堆一堆的麦草垛,淡定、淳朴、威严、温暖,装饰村庄的每条巷道每棵梨树,每个庄廓每个庭院——一个家园古旧而简单的梦,就藏匿于它形状各异的形体里。

它是整个村庄高高在上的主人。

若干年后的今天,久居闹市的我仍然坚信不疑的是:麦草垛,是这个世间最富诗意的物体。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