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水拌汤

2016-04-22 09:55:48 来源:海东时报 点击: 手机看报 收藏本文
制作拌汤有两种方法,一般家常做法是用筷子将添加过温水的面粉搅拌成细短的样子,青海人俗称为“索索儿”。
第二种做法被不少餐馆使用,将加过温水的面粉先搓成较大的半干状,再用刀细细剁碎,使其变为大小均匀的颗粒状态。
浆水是一道历史悠久的汉族传统名菜。常见于甘肃中南部和青海、陕西、山西、宁夏等地,是夏季的解暑良品。
取出早已腌制好的浆水,把葱花过油到稍焦时,将适量的浆水倒入,炝到微沸后加入花椒、盐等调味品,舀出即可。
锅中加适量的水,煮沸后将刚才剁碎的半干颗粒,一把一把地撒入沸水中,开锅后拌汤面即成。拌汤不宜太过粘稠,如图示为宜。
在制成的拌汤面中浇入刚才炝炒好的浆水调料,搅拌均匀,即可出锅。这样一道美味的、具有地方特色的浆水拌汤就做好了。

□ 文/图 芃麦

在采集整理乡味的过程中,每一道美食都会勾起我儿时无限美好的记忆,让人静享于其中。许多美味遇到新的风情就会变成前所未见的样子,可细细品来,却依旧能够找到一丝记忆中的模样。

自幼便脾胃虚弱,但却总不忌口,于是常常肠胃不适。而每当这时,当厨师的父亲总会给我做一碗清淡的拌汤,就算再没胃口,也会吃上几口。那一股子温热顺着食道就能温暖四肢百骸,连同我此刻的心。

直到现在,每次遇到身体不适时都会无比想吃拌汤。人都说,父爱沉默,我父亦然。他没留给我,如朱自清笔下那个拾橘的、微胖的背影。记忆里只是梁晓声所说的,那个因生活彻底变老的老头子。

而这个有点小聪明的老头子知我尤其讨厌刷碗,次次都在轮到我刷碗的那日,拉上吃得肚皮滚圆的我,早早地溜出家门。再回来时,就少不得被姐姐说上几句偏心。

这个微微内敛的老头子,每次在我学业、事业需要做出抉择的时候,都会有些腼腆地告诉我,你觉得好就好。而后,又总会打发母亲问我缺些什么。

这个不太善于表达的老头子,有双大大的眼睛,睫毛柔软细长。小时候,每次闯下祸都很怕与他对视。而这双眼睛,却在送我出嫁的那刻,噙满泪水。

去年夏日,父亲贪吃了些外婆托人带来的煮青稞,翌日便肠胃不适,甚至开始脱水。从医院回来,我照着记忆中的样子,开始给父亲做拌汤。一道一道的工序,让我忽然鼻尖一酸,这是第一次意识到那个凡事都能挡在儿女面前,陪着我们长大的父亲,竟然老了。耳边响起这样的旋律,他们唱着:时光、时光,慢些吧!人都说,父爱如山。可在我的日子里,父爱却如水。

请相信我,在写下这篇文字伊始,我真的只是想写一碗简单的拌汤,那碗翻滚着浓烈,却始终静默的父爱的拌汤。

下一篇:麻辣田螺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