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风雨无阻快乐骑行

2020-09-11 10:49:18 来源:海东时报社

□时报记者 雪归

自由自在地骑行,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大概是许多人的梦想,但是真正将这个梦想付诸行动的人并不多。现实中总是难免主观或客观因素的影响,让梦想和现实拉开距离。

在海东市平安区,有这样一个自发成立的骑行俱乐部,钟情于骑行在路上的状态,美丽如画的青海湖畔、蔚为壮观的冰川、崎岖陡峭的山地,都留下了他们骑行的矫健身影。在青海、四川、陕西、西藏等多地骑行,大家收获的除了美景,更有患难与共、同心协力的感动和美好。

俱乐部有一面骑行队旗,除了醒目的俱乐部名称,还有巍峨的大山和一个穿红衣正伏身骑行的形象,骑行者脚下的数字318,意为挑战318。

318国道是国内最长、最美也是最具风险的一条国道,尤其是成都到拉萨段,一路有十几座山峰,海拔4000米以上的垭口有12个,海拔5000米以上的垭口有2个。

挑战318,是许多骑行人的梦想,俱乐部成员邓龙林也不例外。2016年,俱乐部策划了一次从成都到拉萨行。邓龙林离开部队已有十多年,高原骑行是对体力与耐力的极大挑战,从不轻易服输的他,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决定和大家一起挑战318。

那次骑行,俱乐部进行了精心组织。有丰富骑行经验的张海君兼任队医、会计和后勤保障工作; 骑行经验丰富的张老师是领队,他提前做攻略,准备的路书全面而详细; 知识面广的楼伟是大家的“百科全书”; 祁俊林因为单位有事走不开,他准备了一年的装备被邓龙林全部收购。

那次经行之旅让邓龙林终生难忘。头一天他被野狗追,好不容易才躲开。中途一位上海骑友没有水,邓龙林把自己的水分了一半给他,结果后来水不够口渴难耐的他只能喝生雪水,肠胃开始不适,到了驿站便吃不下饭。第二天,队员向着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进发。两个体力好的队友早早地就到了米拉山垭口。在最后15公里,体力不支且高原反应严重的邓龙林只能推车上山。快到山顶时,看见两个队友老远就跑过来接住他的车子,让他心头一热。大家拍照留念后,队友建议他赶紧下山,因为那时他的脸已呈青紫色。下山途中,他们又遭遇了冰雹袭击,本来当天就能到拉萨,但由于邓龙林中途生病,大家不得不在墨竹工卡休息一晚。那一晚,队友张老师满大街为他买药,张海君给他揉腿按摩。

张海君是队旗的设计和制作人,大家最佩服的就是他的心细如发。每次骑行前,他都会为大家带上备用药品,除此之外,他会为大家尽量挑选营养丰富和高能量的食物。队友东西多,他就帮着驮。如果是长途骑行,他会先到目的地把住的地方给大家选好。有了他的精心照顾,大家的安全更多了一层保障。

说到骑行,仲梅兰回忆起中学时骑车回家的经历。那时学校离家的路程很远,她骑着老式的自行车每次至少半个小时才能到家。后来她和丈夫二人一起加入骑行俱乐部,夫妇二人共同进退。仲梅兰最难忘的是那次雪天骑行。天很冷,风又大,她的手指冻僵几乎抓不住手刹。有一段是土路,上面附着一层雪,根本不知道下面埋的是什么,车子稍微拐一下就可能跌倒。前面已经有人不小心滑倒沾了一身的土和泥,狼狈不堪。一段长长的上坡不断消耗着她的体力和心力,而快到山顶的路段更是行进艰难,她只能推上去。有的地方山路太窄,大家只能扛着车往前走。下坡的路上全是石头,一路颠簸,只能屁股悬空骑下来。

加入骑行俱乐部这些年来,王晓红觉得最具挑战的是那次秋季骑行,四人一行去平安区洪水泉回族乡。去过洪水泉的人都知道那里弯道多、坡大、路陡。有的地方大家几乎是连推带搡才能往前,而刚过一个弯,前面又是一个弯。等到终于骑到最高点,再回头看时,王晓红说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就到达了目的地。让她最为感动的就是同行队友的细心,队友刘积成备着纸巾、玉米、卤肉等一堆东西,为每个人提供了方便,温暖又贴心。

俱乐部成员,有的人拍照技术好,比如宋孔峰,有的人后期制作水平高,比如王萍和张老师,大家各自发挥所长,一路骑行,风雨无阻。

带着跨上后座的勇气和一颗想走即走的心,骑着单车翻山越岭,俱乐部成员已然成为大自然的一部分。他们用车轮丈量青春之路,在风雨中写下了勇敢与坚持。

(本版图片由快乐骑行俱乐部提供)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