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河湟处处“花花”香

2021-01-29 10:41:32 来源:海东时报社









□张扬

青海人的春节似乎从冬至就开始了。这一天过后,河湟大地一片欢腾,宰年猪打冬肉,置办年货,开始“炸茶”,人人都忙得不亦乐乎。在农村各地,男主人们要忙的就是杀猪、喝酒,女主人则肩负更多“重担”,她们做美食的手变得异常灵巧,金黄酥脆的馓子、麻花,还有那五颜六色的“花花”,就在这一双双巧手下出锅了……

“炸茶”是河湟居民们春节必不可少的一道“工序”,其制作过程极具仪式感。“炸茶”一般在每年的腊月间进行,多数都选在小年至腊月二十九这几天。“花花”就是“炸茶”美食中的一种。

地处高寒地区的青海,大部分都被雪山、草原覆盖,偶尔有那么一块珍稀的耕地,也被栽种上易于成活、适宜高寒气候生长的青稞。而河湟地区则不同,这里气候相对比较温润,更有湟水河冲刷而成的大小盆地,在西宁、海东形成大片肥沃土地。于是,河湟地区就有了珍贵的小麦。

千百年来,小麦是人类赖以生存的主要农作物之一。尤其是在黄河流域,各地粮仓里存放的当是小麦无疑。

金黄的小麦就如人们美好的梦想,能带给人们真实的幸福感。有了小麦,也就有了面食的美味。和其他地区相比,这才是值得河湟居民骄傲的地方。因此,河湟居民尽可能把面食做得五彩缤纷,好让生活充满更多乐趣。如有着“黄河岸边美女部落”之称的撒拉人家,其宴席上的包子就有20种之多。

在此背景下,“炸茶”就被赋予了一种类似狂欢节的意味。

是的,春节本身就是河湟人的狂欢节。因为此时正值农闲时节,颗粒归仓,青稞酩馏酒刚刚酿好,不开怀畅饮一番好像对不住自己。

其实,春节是女人们最忙碌的时刻。她们“炸茶”手艺的好坏,会直接影响到她们的“颜值”,倘若此时谁做出来的“花花”最好看,谁就是最美丽动人的女人,就会被众星捧月式赞扬。这就像是一场比赛,女人们都铆着一股劲,把自己所有的心思和感情都融入到面粉里。

从面柜里舀出精细的小麦面粉,缓慢倒入温水里。和面、揉面丝毫马虎不得,它关系到“花花”最终的成色。和面、揉面是一个体力活,丝毫不比春耕、秋收轻松。此时,女主人的脸上渗出汗珠,而一旁的男人们依然在猜拳行令,对此丝毫没有在意。

和好的面要放在房间最暖和的地方“醒”一会儿,就好像唤醒一个沉睡的人,让面再次充满活力,这样做出来的食品才有味道。

锅里边已经倒上了油,这金黄的菜籽油也是今年刚丰收的油菜榨成的。油温五成热的时候,将“花花”放进油锅里,一阵“滋啦啦”的声响过后,沁人心脾的香气开始在房间里飘荡。

“花花”名称的由来,大概是因为它外表的“花哨”。“花花”的颜色五彩斑斓,并且在同一个“花花”上,还会有各种色彩的搭配。此时的女主人就是一个大画家,她们深谙色彩搭配之道,对“花花”的染色恣意而又高雅。这里需要声明的是,不用担心着了色的“花花”会有化学物质,因为所用“颜料”都来自植物,比如绿色可以用菠菜汁或香豆调和,红色是用火龙果汁或一种名为“红曲”的植物粉末点缀。就连棕色的底色,也是拿红糖调制出来的。“花花”的“花哨”不仅在色彩上,其形状也是千变万化,多数都有着美好的寓意,有翻跟斗、猫耳朵、牛眼睛、金鱼等。

“花花”是青海人过年必备的点心,一家人围着火炉而坐,一盘漂亮的“花花”端上桌来,品尝着美味,拉着家常话,一年的疲惫和不快顿时烟消云散。同时,河湟居民的好客在此时也展现得淋漓尽致,招待前来做客的亲朋好友,“花花”、麻花等美食肯定是不能少的。而面对这些色香味俱佳的休闲面食,客人们由衷地称赞起女主人的贤惠和美丽,也憧憬起未来一年的好光景。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