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日报首页

到药草台感受“青绿山水”

2022-06-21 09:35:42 来源:海东日报 点击:

□王玉君

自乐都城区向南,一路经过柏油路两旁的村庄,再穿越高耸的盛家峡,柳暗花明,眼前突然开阔起来,三岔路口原来分亲仁乡和瞿昙乡,如今合为瞿昙镇。再向西5公里后便是有着“小北京”之称的瞿昙寺。瞿昙寺前照凤凰山,后靠罗汉山,瞿昙河从瞿昙寺前绕行而过,古色古香而幽静素洁。沿柏油路向西山进发,一路的村庄坐落在两旁,似参差不齐,如袅袅炊烟。抬眼望去就是高山松林,似暗又绿屹立在三道山之腰,是不同于瞿昙寺朝鼓暮钟的另一番静谧。

夏日,我怀着一种虔诚到达药草台。脚踩黑土站在山脚,扑面而来的是满山满沟的绿,夹杂着习习的凉意。睁眼细看铺满山涧河沟的是千姿百态的松树,翠绿映然,郁郁葱葱,或扎根悬崖,或扎根缓坡,显示着一种奇妙而不拘一格的原始自然景观。

药草台大则可分为东沟和西沟,小则满山满洼都是山涧与河沟,而山涧与河沟满眼是松树。据网上资料介绍,该林场有林地607.8公顷,林区内树木种类繁多。主要乔木树种有天然滋生的青海云杉、青杄、青杨、山杨、白桦,还有人工引进的落叶松;灌木有山生柳、忍冬、杜鹃、沙棘、锦鸡儿、高山绣线菊、小檗、金露梅、银露梅等。

东沟乐化公路蜿蜒盘旋而上,互助的十二盘已闻名遐迩,瞿昙药草台的乐化公路如果打造成十八盘,绝对也会声誉鹊起。随山蜿蜒盘旋的路仿佛自然天成,跟随山势而上,顺应地形而走,一会儿出现在山腰,一会儿隐藏在山柴之间,若隐若现,似巨龙一般。

随着乐化公路深入,发现山脚的白杨和山腰的松树争辉呼应,山脚的溪流声和山腰的松涛声争鸣不已。溪水自山巅而出映着翠松,林绿映着浅水。溪水与溪边的巨石弹奏着乐曲,竞争流来,伸出双手轻轻捧起,渗透着矿物、药草的甘甜满嘴都是。夏月,乡亲们就这样就着溪水吃馍,那份惬意不亲口尝试是体会不到的。

顺着公路一直向上,已是夏日的天气在这里骤然冷了下来,天上白云遮日,身上竟有点发抖。看,不远的山顶,积雪覆盖,终年不化,被称为乐都八大景之一的南山积雪,是与冬雪不一样的洁白与纯净。

想要离开公路深入林区,必须循着小道小心前行,那是牛爬山的阶梯,往往透过纵横交错的山柴才能通过。林区间,脚下以野草为地,头顶以松冠为天,漫步其间犹如走入另一番天地,或小兔突然窜出,或鸟鸣声穿透耳畔,或只闻其声而不见其影的溪流声潺潺不息,或风吹过松涛荡漾着成片成片的绿意,仿佛整个人被绿染透了。从林间穿出,豁然又是一番景色,入眼处是山柴花烂漫,一片柴香扑鼻而来。晴天,抬眼环视天蓝如海,三道山积雪似白色的浪花镶嵌。阴天,山巅云缠绕着雾,雾缠绕着云。不错,药草台的松,多得馋人,药草台的绿,激动人心,绿得过分放肆。这绿慢慢被传开了,传得很远,很远。

当然,开车可以顺着乐化公路直达克欠垭豁,往南下去就是化隆回族自治县地界,回身则属于乐都区瞿昙药草台的范围。真是一山分两界,两界各不同。“瞿昙寺的钟响,化隆巴燕的马惊。”两地无论是地理,还是人文之间的距离都很近,交流频繁。晴日,站在垭豁向四处张望,有云天相接的似云似雪的洁白,有荒绿相间纵横驰骋的山头。再望远处,北山顶上的烟雾缭绕,断断续续连成一线。

如果是“空山新雨后”,这绿则更嫩,更脆,如滴水化流,空气清新犹如婴儿,绿意栩栩如生,让人流连忘返,长久驻足。如果是“大雪压青松”,那漫山遍野的绿上是一层洁白如玉,似银罗结着银罗,阳光斜照下的一弯一坡灵动鲜活,怒放着生命的蓬勃。

酣畅淋漓的绿让人忘却今夕是何年,给人的心灵以慰藉与安抚。久久凝视,这份神奇润湿了我的双眼。

跟随西沟一直往里面走,河水潺潺清澈如洗,河沟两旁是白杨,山腰是山柴,往上是各种松树,再往上树木减少,野草野花遍地丛生。

继续攀登,气温骤降,脚底是积雪,头顶是乌云,你即刻冷得打颤,哪怕是八月间,仿佛也让人怀疑来到了另一方天地。如果天气晴朗则还好,坐在无比巨大的石头上,欣赏眼底起伏跌宕的绿。身边的积雪,一日两季,冷热分明。据老人们说,脚下这片地最早是从西沟通向化隆的,只是如今没有了路,似乎印证着鲁迅说的“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的另一面,那就是地上本来有路,人走得少了,慢慢也就没有了路。

这里的一草一木仿佛暗合自然的契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在高耸入云,云烟氤氲的峰顶,估计没有人能够达到,“那里是神仙居住的地方”,让我展开无尽的遐想。

那些绿中间盘踞着各种造型的巨石,或张口狰狞,或平静安详,历经岁月沧桑,如一位位贤哲圣人在参禅悟道,静听岁月逝过山涧的足音。

在层峦叠嶂,绵延千里的群山之中,即使寒冬腊月,那一方绿昂首傲立凛凛朔风,寒冷带不走,严霜浸不透;旷野绝壁,苍茫大雪,一树碧绿负雪横溢,老干如铁,直指茫茫长天。严寒无奈只好悄悄地败走,来春它们更加茂密翠绿,似如才华横溢的少女,又如高贵冷艳的贵妇。

如果烟火人间是繁华,那么这里是远离尘世的桃源,是隐逸者的理想之所。沐浴在这绿色的世界,会让人回归原初,品悟静穆。

我曾无数次来过药草台,也无数次被药草台感动过,感动中掺杂着对神秘自然美的向往,对绿的追求。无论是焦虑或是忧伤都被这绿清洗得坦坦荡荡、平平静静。顺山路而下,抛远世俗人间的诸多烦恼,愿这绿常驻心间:心若常绿,风奈我何,不染尘埃,翠绿自来。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日报 版权均属海东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