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现

  • 祁永启:摇曳光影里的皮影生涯

    时报记者 雪归 通讯员 祁海宏 一口道尽天下事,双手挥舞百万兵;挂起白幕乾坤大,敲起锣鼓日月长。说起皮影,很多人并不陌生。曾几何时

  • 青海三大“名马”今何在

    时报记者 张扬 摄影报道在青海,有很多地名被冠以马厂或马场的名字,比如乐都的马厂乡、民和的马场垣,还有更多关于马的地名,像湟中的骟

  • 藏绣 雪域高原的一朵奇葩

    图 文 张扬虽然中国四大名绣中并没有藏绣,但藏绣也不是一个小众的民间艺术,它和广大藏族群众的生活息息相关,因而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和传

  • 刘延彪让下弦传承枝繁叶茂

    张德生 鲁占奎因为大家都是一个村的,都比较喜欢民间曲艺,当下就拿了几个热腾腾的馍馍去找刘延彪。刘延彪也推辞不了,原来他们两家是世交

  • 刘延彪曲艺之路桃李满园

    农历四月初三,郭冬花的父亲把刘延彪请到了家里,刘延彪本来对收徒也没那么多讲究,仪式也没有举行,喝了顿酒就把这事定了下来。在刘延彪这

  • 郭冬花缘遇刘延彪

    张德生 鲁占奎刘延彪早年收了个女弟子名叫郭淑珍,后来改名郭冬花,刘延彪叫她花花。郭冬花也是一个盲人,家庭的困难可想而知,刘延彪对此

  • 刘延彪心忧民间曲艺传承

    张德生 鲁占奎刘延彪第一次获奖也和民间曲艺录制有关,他录制的第一个曲目被寄到北京参加评定,结果拿到了一个奖。父亲刘文平看到大红的奖

  • 创作灵感源于生活

    张德生 鲁占奎刘延彪有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表面用黑色的油漆刷得又光又亮,打开来,是几本红彤彤的荣誉证书,这都是他靠自己的努力捧回

  • 刘延彪戏曲之路的传承创新

    张德生 鲁占奎1979年的一天,湟中县电影院门庭若市,当天虽然并没有电影要放映,但人们还是从四面八方涌来,因为这天刘延彪要在这里表演。

  • 小戏迷创作源于生活

    张德生 鲁占奎刘延彪创作的灵感无疑来自于生活,来自于对生活的切身体验。馍馍渣儿造了反,肠家和肚家来统兵。馒头将军做大帅,卷子马前做

  • 小戏迷人生回忆录

    刘延彪虽然没有阿炳那样跌宕的身世,但也是历尽辛酸之人,自幼就生活在黑暗中,为了自己的追求,他可以说也经历了风风雨雨,生活中也曾遭遇

  • 终成青海阿炳

    阿炳是中国民间音乐的一个传奇,也是民间音乐人的标杆。阿炳(1893年8月17日-1950年12月4日),原名华彦钧,民间音乐家,正一派道士,因患

  • 小戏迷从艺路如虎添翼

    刘金福不仅传授二胡、三弦这些民间乐器的演奏方法,还教会了刘延彪工尺谱。工尺谱是中国民间传统记谱法之一,因用工、尺等字记写唱名而得名

  • 小戏迷接触下弦遇“贵人”

    当年,刘延彪也在西宁三皇庙参加过三皇会的活动。如今,三皇庙早已荡然无存。刘延彪对民间艺人流传下来的说法非常认同,认为三弦的三根弦就

  • 小戏迷潜心研究青海下弦

    □ 张德生 鲁占奎刘延彪所听到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文桂贞演奏的下弦。刘延彪不得不承认,文桂贞的胡胡拉得特别好听,这也是吸引他投身下弦

  • 小戏迷心中埋下理想的种子

    张德生 鲁占奎1958年的夏天,已经长成大小伙子的刘延彪在同村老人胡文全的引荐和带领下,来到了这个坑坑园,成为戏园子里的一名专职演员。

  • 下弦传承有人

    张德生 鲁占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西宁市西门外有一处洼地,一溜溜的尕平房灰头土脸,这些土坯房屋顶相连,院子窄小。孩子们沿着梯子爬上

  • 小戏迷人生路上遇坎坷

    □ 张德生 鲁占奎刘延彪能顺利地借到粮食,这和他在村里有一定的威望有关。因为他的勤奋和坚韧,他赢得了村民们的尊重。作为家里的长子,

  • 小戏迷从艺路上遇荆棘

    张德生 鲁占奎二十世纪60年代,刘延彪二十出头,同是盲人的毛延魁找到他,说咱俩出去唱曲吧。刘延彪说同意后,俩人就结伴而出,来到了西宁

  • 小戏迷生活渐入佳境

    □ 张德生 鲁占奎在老营庄,刘延彪还学会了眉户戏,也算是最大的收获。眉户戏起源于陕西,又被称为迷糊、迷胡、曲子戏、弦子戏,是陕西省

  • 小戏迷坎坷的从艺路

    □ 张德生 鲁占奎在青海农村,没有破四旧前,几乎每个村子都有一个庙,庙里多数供奉的是当地的山神或土地神,有些还有被神话的自家的祖先

  • “小戏迷”正式拜师学艺

    张德生 鲁占奎刘延彪后来才知道,清水河的那位老汉姓韩,叫韩得祥,家里还有一个子承父业的儿子叫韩建国。刘延彪肯定不能满足偷艺学来的几

  • “小戏迷”偷学献艺崭露头角

    张德生 鲁占奎刘延彪偷艺不仅学那些小曲,甚至还偷学故事。那时,青海农村经常有说书匠,所讲的故事林林总总,五花八门,当然以历史故事居

  • 小盲童偷艺崭露头角

    □ 张德生 鲁占奎这天傍晚,悠扬的二胡声再次在谢家寨村里响起,这声音里既有欢快的节奏,又充满了一丝丝哀愁。当然,这二胡也拉得磕磕巴

  • “小戏迷”结缘河湟民间戏曲

    □ 张德生 鲁占奎虽然从出生就无法看到世界的精彩,刘延彪还是深深受到上天的眷顾,并赐予他另一个非凡的能力。四五岁的时候,刘延彪就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