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湟地理

  • 下马圈:有你不了解的历史文化

    □文 图 时报记者 张毓顺从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出发,沿着平大公路一路向西,朝着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方向前行,期间必定经过互助县五峰

  • 东关:西宁曾经的商业中心

    □文 图 时报记者 张毓顺西宁市,位于青海省东部、湟水中游河谷盆地,是青藏高原的东方门户,古丝绸之路南路和唐蕃古道的必经之地。西宁

  • 边墙根庄:拥有的不仅是黄土边墙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唐代诗人王昌龄一首《从军行》,将我的思绪带到了古代将士在青海戍守边

  • 牛头山麓:简约不简单的乡村

    □文 图 时报记者 张毓顺冬去雪无踪,春来一片白。觅春绿无意,疑是冬天里。时值阳春三月,南方虽然已经花红柳绿,春光明媚,然而这片地

  • 卜浪沟村:隐于大漠的绝世美景

    □文 图 时报记者 祁国忠如果翻看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的地图,相信大家都和我一样,被乌兰县西南部的一个名叫卜浪沟的地方所吸引

  • 沙柳河:一条孕育生命的河

    □时报记者 祁国忠106公里的长度,不足以称之为大河,但因湟鱼洄游,让它声名大噪。它也不是湟鱼洄游唯一的通道,比起布哈河这条青海湖盆

  • 松多:华锐藏族的美丽家园

    踏足深山寻秀色,山路断处藏美景。姹紫嫣红竞开放,满山杜鹃惹人爱。 在湟水以北、河西以东有一支独特的民族,被誉为英雄的部落,也是白牦

  • 慕家村:藏身山野的神秘村寨

    古风纯朴布依村,路边柳树原态生。盘石驿道穿村寨,心旷神怡赋激情。金仓山顶藏古寨,酩馏美酒待亲朋。 一个乡村、一座城市,如果没有历史

  • 大庄村:别样的文化别致的美

    图 文 时报记者 张毓顺腊月烟光薄,郊园朔气空。岁登通蜡祭,酒熟醵村翁。积雪连长陌,枯桑起大风。村村闻赛鼓,又了一年中。迎着腊月的

  • 白崖村 英雄与史诗的诞生地

    图 文 时报记者 张毓顺白崖亘古荒草滩,祁土司来了把地勘。前面对的是魁星山,后面靠的是神山。营盘儿扎在个河沿边,我七千六百个百姓们

  • 去崖头村赏雪聆听古老传说

    图 文 张毓顺崖头村,因处山崖之头而得名。它位于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威远镇,紧邻互助县城及县政府,被称为县政府后花园。花红柳绿伊始

  • 恰卡村:一个静谧的藏族村庄

    图 文 时报记者 王学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村庄都具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魅力。位于互助土族自治县台子乡的恰卡村就是

  • 白多峨村:名山脚下的福地

    图 文 时报实习记者 张毓顺五峰如掌列云端,瀑布似飞流激湍,六月炎天来避暑,松声飒飒水声寒。一年四季,位于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的五

  • 塔沙坡村:令人惊艳的古建筑

    时报记者 吴雨 通讯员 马建新在循化撒拉族自治县东部有一个茶马古道上的百年村落,那就是中国传统村落——塔沙坡村。塔沙坡村坐落于积石

  • 磨尔沟:一个有美景有故事的地方

    □图 文 时报实习记者 张毓顺清川带长薄,车马去闲闲。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车水马龙的街道,但这里风景如

  • 艾肯泉:藏在柴达木的“大地之眼”

    从空中俯视,艾肯泉就像一只巨大的眼睛,所以它又被称为恶魔之眼或者自然之眼大地之眼,而那不断喷涌的泉眼,正是它的瞳孔,黄绿色的泉水如

  • 峡口村 大山深处有美景

    时报实习记者 张毓顺 摄影报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这里有山的奇雄,也有水的柔美。被山水造就的美景,虽然鲜为人知,但丝毫不失它的内在

  • 昆仑山上有个“地狱之门”

    昆仑山是我国第一神山,有万山之祖之称,古人更是称昆仑山为中华龙脉之祖。在我国古代神话中,认为昆仑山中居住着一位神仙西王母,人头豹身

  • 寺滩村:历史与美景并存

    时报实习记者 张毓顺 摄影报道有人说,雕像是一座城市的灵魂。因此,城市的街头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雕像,让人时刻感受到艺术的气息。如果

  • 五下村:塘川河畔隐匿神奇传说

    图 文 时报记者 赵娜 实习记者 张毓顺川流不息的塘川河在这里静静流淌,孕育出眼前这一片生机勃勃的沃土。龙头崖在这里守护,让一方百

  • 南村:一座写满故事的城中村

    时报记者 马正艳 摄影报道在海东市平安区平安镇有一座城中村,位于平安县城周边,紧邻109国道,交通便利,地理优势显著,它就是南村。关

  • 三角城:寻找远逝的西海郡

    时报记者 张扬 摄影报道在形容天下太平时,我们往往会用到一个词语,那就是四海升平。在古代的中国,因受限于科技观察手段,人们认为我们

  • 中坝藏族乡:幽静的圣地

    时报记者 吴雨 摄影报道位于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的中坝藏族乡,地处湟水谷地南侧,辖中坝庄、洒口、交头、嘛呢台、牙昂、红庄沟、确实湾、

  • 海晏县的三幅面孔

    时报记者 张扬 摄影报道在青海湖北岸,有一个距离省会城市最近的牧业县,那就是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如果将海晏县拟人化,他就是一个阳

  • 一个隐藏在森林中的村落

    太阳已经慢慢开始西下,我们还在老爷山根脉连山的指引下,沿着引胜路一直驱车往北走。这一路上的农户并不多,稀稀拉拉地分散在各地,有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