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河湟地理

  • 年先村:神秘的城堡式村落(下)

    □ 祁国忠 文 李永兰 图在互助土族自治县东沟乡的深山之中,隐藏着一座古老的神秘村庄——年先村。在调查洛少村时,我们已经对年先这个传

  • 年先村:神秘的城堡式村落(上)

    □ 祁国忠 文 李永兰 图在互助土族自治县东沟乡的深山之中,隐藏着一座古老的神秘村庄——年先村。在调查洛少村时,我们已经对年先这个传

  • 洛少村里话民俗

    □ 祁国忠 文 李永兰 图在互助土族自治县东沟乡的东部,有这样一个古老的村庄,清朝乾隆年间庄堡录中有它的名字出现。在百年后它以一个传

  • 泉水涌动洛少村

    □ 祁国忠 文 李永兰 图在互助土族自治县东沟乡的东部,有这样一个古老的村庄,清朝乾隆年间庄堡录中有它的名字出现。在百年后它以一个传

  • 神泉为担水路村点睛

    □ 闫学孔 祁国忠 文 图虽然在两年前我们已经对担水路村做了探访,但关于它的历史、故事以及文明的挖掘却从未停止。当太阳温柔舒爽地照

  • 土观村: 唐朝李氏后裔在此扎根

    □ 祁国忠 文 李永兰 图从它的地名、习俗再到姓氏的传承,土观村让我们印象深刻。一座山峰,怎么会有这么奇异的名称?一个土族村庄,怎么

  • 哇麻村有个美丽的传说

    □ 张扬 文 李永兰 图对互助县丹麻镇哇麻村向往已久,今天我们终于能和它相见。之前对哇麻村的印象始终停留在一个美丽的传说中,那就是绿

  • 张家村:原始的土族村庄 (下)

    □ 祁国忠 文 李永兰 图我曾多次在脑海中想象它的风貌,但当真正走近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以往的经验在这个村子是行不通的。在流淌千年的

  • 张家村:原始的土族村庄(上)

    □ 祁国忠 文 李永兰 图我曾多次在脑海中想象它的风貌,但当真真走近它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以往的经验在这个村子是行不通的。在流淌千年的

  • 羊圈村有座神奇老庙

    □ 祁国忠 文 李永兰 图犹如一条奇幻的丝带,湟水河蜿蜒东流,在贯穿海东大地的同时也孕育了河畔的近百个村庄,而羊圈村就是其中之一。牛

  • 团结村:凸显撒拉族软实力(下)

    □ 祁国忠 文 颜金梅 图除了骆驼泉、街子清真大寺和撒拉族先祖的陵墓之外,在其周围还有许多人们所不了解的故事。而被那熠熠生辉的人文景

  • 团结村:凸显撒拉族软实力(上)

    □ 祁国忠 文 颜金梅 图除了骆驼泉、街子清真大寺和撒拉族先祖陵墓之外,在其周围还有许多人们所不了解的故事。而被那熠熠生辉的人文景观

  • 三兰巴海村:白骆驼醉倒的地方(下)

    □ 祁国忠 文 颜金梅 图穿过层峦叠嶂的拉木峡谷,在巍巍积石山下,苍劲的松树和笔直的白杨树昂首耸立,火红的丹霞地貌静谧却又耀眼。黄河

  • 三兰巴海村:白骆驼醉倒的地方(上)

    □ 祁国忠 文 颜金梅 图穿过层峦叠嶂的拉木峡谷,在巍巍积石山下,苍劲的松树和笔直的白杨树昂首耸立,火红的丹霞地貌静谧却又耀眼。黄河

  • 这里有个神秘的鸡蛋会(下)

    □ 张扬 文 李永兰 王志桃 图关于互助县丹麻镇索卜滩村,有你很多想不到的地方,无论是新旧石器时代,还是青铜时代,历史都没有遗忘索卜

  • 这里有个神秘的鸡蛋会(上)

    □ 张扬 文 李永兰 王志桃 图关于互助县丹麻镇索卜滩村,有你很多想不到的地方,无论是新旧石器时代,还是青铜时代,历史都没有遗忘索卜

  • 走进神秘土地霍尔郡(下)

    □ 张扬 文 张国超 图对五十村的记忆比较深刻,一个是她的地名霍尔郡,另一个就是土族盘绣。虽然曾经多次前往,但这一次依然心情激动,因

  • 走进神秘土地霍尔郡(上)

    □ 张扬 文 张国超 图对五十村的记忆比较深刻,一个是她的地名霍尔郡,另一个就是土族盘绣。虽然曾经多次前往,但这一次依然心情激动,因

  • 洪水泉清真寺:奇葩古寺的朦胧之美

    □ 祁国忠 文 颜金梅 图提及洪水泉村,人们的第一反应便是村中闻名遐迩的一座清真寺。对于洪水泉清真寺,我是既感熟悉,又有一些陌生。曾

  • 洪水泉村:承载历史的记忆

    □ 祁国忠 文 颜金梅 图散落在青海大地上的传统村落,本身便是一种美丽的存在。在距平安区30公里的洪水泉村,虽历经风风雨雨,渐渐衰老,

  • 硝水泉村:深闺中的遗世绝立

    □ 祁国忠 文 颜金梅 图在距离平安区不足30公里的洪水泉山梁上,有一个百余户人家的小村——硝水泉村。它有着500余人的户籍人口,但常住

  • “三色”班前村

    □ 祁国忠 文 张国超 图我知道这样的标题有些大,似乎在盗用三色班玛的概念,但我却仍然选择用它。这或许因为我真正到达过美丽的班前村,

  • 被108个神泉包围的村落(下)

    □ 文 张扬 图 张国超从互助县城东行,跨过安定桥约10公里,一个美丽的土族村庄便出现在视野里,这就是入围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东沟乡

  • 被108个神泉包围的村落(上)

    □ 文 张扬 图 张国超从互助县城东行,跨过安定桥约10公里,一个美丽的土族村庄便出现在视野里,这就是入围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东沟乡大庄

  • 铲铲洼:一个不平凡的村落(下)

    □ 文 张扬 图 张国超铲铲洼并不像它的名字一样地处洼地,而是坐落在乐都区下北山的山顶,海拔2817米。村庄惊现穴式建筑铲铲洼村的民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