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不是单身宣言而是自我认同

    □孙珺暌违四年,青年作家刘同全新散文作品《一个人就一个人》出版,本书包含27篇散文,2部短篇小说,4段特别视频,1首原创主题单曲。从在

  • 《山中岁月》贫困村“第一书记”的见闻与感悟

    □时报记者 雪归我终究是要独自一人待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小镇了,如同一个被塞入小镇的外来者,听不懂小镇的话,吃不惯小镇的食物,在很长

  • 月光与落雪

    天气预报说:今天,将持续降温。有雪,或许零星,却会降在零下数十度的深夜。尽管,此刻已是深夜,却仍旧用沸水冲泡了一杯咖啡。略带苦味的

  • 两 岸

    □张晓风【编者按】七夕,一种浪漫,一份传承。因为牛郎织女的美丽爱情传说,七夕成为了象征爱情的节日,从而被认为是中国最具浪漫色彩的传

  • 爱上爱情(二章)

    □吴海霞匿名爱情岁月逝去得是多么仓促,我写一行恋恋红尘,江山已是万里。命运变幻是那样多舛,我行一步楚河汉界,你便已在天涯。夜风正凉

  • 四方

    □刚杰·索木东雨一直下着那么多的房屋浸泡在水中那么多的人浸泡在混沌和无明里这样的天气极易滋养病毒医院近旁已经有好几片叶子开始变黄了

  • 时光深处散落的记忆

    □沈海娥时间在那一刻戛然而止,记忆在时光深处慢慢走来……那个五岁的小女孩——梨花姑娘长大了,她回想起她11岁、甚至18岁以后的更多时光

  • 荒野上的青稞

    □辛 茜站在看不到尽头的田野上眺望,黄昏中的蓄集乡辽阔优美。夕阳的光辉没入远方清晰的雪山,透出的灿烂让人沉醉。这里原本是一片连牛羊

  • 李万华散文集《丙申年》出版

    时报讯(记者 雪归)近日,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70后女作家李万华的散文集《丙申年》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2019年年底,第十八届百花文学

  • 昆仑书院:24小时不打烊

    □雪归在省城西宁,许多人可能不知道,有一家24小时不打烊的书院——昆仑书院。坐落于西宁市五四西路七号的昆仑书院,致力于为广大市民提供

  • 感谢

    □了然说出这个词我一脸羞愧觉得这轻浅的词语难以叙尽我的本真懂得感谢是善良的人感谢路上硌疼脚的石子我揣了大半生感谢雨雾里滑过的那把伞

  • 请你说出那句话

    □权芳下班后在小区门口的菜市场买菜。停电,三名收银员手忙脚乱人工结账,一人称斤两,一人用手机算出每样菜蔬的钱,再一人用手机加出总额

  • 一辈子的天真

    □王太生人这一辈子,偶尔有几回天真不算什么,可爱的是一辈子天真。一个人,到了中年,会渐渐变成一只布满筋络的长丝瓜。我的朋友陈老大说

  • 昌耀诗歌研究文集出版

    时报讯(记者 雪归)近日,由青海省作协副主席杨廷成主编的《昌耀诗歌研究文集》,由昌耀诗歌奖组委会编辑出版。这部作品集专为第3届昌耀

  • 《勇士之轮》讲述歼灭日本特种部队的故事

    在抗日战争中,日军曾经有特种部队,队员全部由精通汉语的精锐组成,假扮国军或者八路军,进行特种作战,曾经给中国军队造成极大困扰。针对

  • 微史视角下的新女性写作

    □郑润良军旅作家文清丽的新长篇小说取名光景 ,光景是小说女主人公姑姑常用的词,是陕北方言,表示日子或时光。这部长篇小说要记录的就是

  • 两个高原

    □肖黛有一个高高耸起的地方,它应该在人的心里。好比近三亿年前的情景,应该是现在无法想象的,但它仍然被想象了出来:那时,青藏高原是一

  • 寄 友 人

    □杨廷成不是所有的航船历经过惊涛骇浪都能够靠近诗意的彼岸不是所有的河流跋涉过千山万水都能够奔向大海的怀抱不是所有的驼群煎熬过暴风骤

  • 你们在晚餐时聊什么

    □郭韶明作家巴恩斯小时候曾把一台录音机藏在桌下,为的是证明给母亲看,晚餐绝不是她认定的那样是一件社交大事,无论谁说的话都跟有趣相差

  • 扎鲁特草原之夜

    □燎 原在扎鲁特山地草原当薄暮降临清空山脚最后一批旅游车窗上的反光穹窿如盖,大地静寂草原在夜色中重新返回草原是我从来不曾见识过的高

  • 激情的天空

    □谢冕不知道王童还写出了这么多出色的诗。过去只知道他是名编,编出了诸多优秀的获奖小说散文等。同时也知道他自己发表过些角度新颖、气质

  • 渐行渐远的盛唐魅影

    □彭忠富由唐太宗李世民开启的贞观之治,唐玄宗缔造的开元盛世,使中国封建社会进入了巅峰状态。大诗人杜甫曾在《忆昔》中吟道:忆昔开元全

  • 曼巴精神:科比自传

    写科比的书浩如烟海,但正确解读曼巴精神,直面科比内心世界的书,只有这一本!《曼巴精神:科比自传》是由金城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一部名人传

  • 萌芽、成长、孕育 家庭植物科普书

    □吴波近日,《童年的植物园》出版。该书是一本面向中小学生的家庭植物科普图书。在植物的世界中遨游,你可曾遇到过不辨花草的烦恼?又可曾

  • 戴 菊

    □李万华若单从名字判断,戴胜和戴菊似乎是一对兄妹 :没有显赫家世,不曾衣锦而行,也不曾受过诗礼人家的礼法束缚,他们更像出自贫门,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