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一蓑烟雨任平生

2020-07-20 09:14:55 来源:
□何海鹰

几件十分重要的任务顺利完成,学生们也处于考试中,略感轻松的我终于可以有片刻闲暇,心里便挂念着书、音乐和茶。

我背着包,将双手插在口袋里,沐着春日傍晚柔柔的风,不紧不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途经校园里小小的池塘“凤凰湖”,望见了那一帘泛着嫩绿的柳。透过柳帘,依稀可见泛着微波的湖面。我心生欢喜,驻足湖边的垂柳下,赏一湖春色。水很干净,微微荡漾,让人不禁想起了“温柔 ”一词。湖的一角漂着些许绿菜叶,想必是给鱼儿准备的美食。

另一角的睡莲被淹没了,但我知道它们正在生机勃勃地为惊艳绽放准备着。湖中央两只小小的水鸟游弋玩耍,偶尔还钻进水里消失一阵子。我看不出它们是彩色的,心下猜度,会是小野鸭吗?湖四周的坡面上,茂盛地长着草和灌木;不知名的各色小花明艳而生动,在微风中摆,定然还有我们听不见的虫儿伴奏的轻歌。

我信手捻着垂落肩头的一丝柳,仰头寻找柳间脆声歌唱的鸟。“莫愁湖边走,春光满枝头,花儿含羞笑,笑语满湖流,莫愁湖前留个影,江山秀美人风流……”唱着歌,满心的欢愉在柔媚的四月天里散荡开去。

夜幕降临,一切景物在我的视线中暗淡模糊。鸟儿倦了吧?不知是归家了,还是在枝头小寐?华灯初上,虫儿的吟唱成了夜的前奏,将四围衬托得更加寂静。我该回家了。

我独居的这个家几无阳光和风光顾,陈设也十分简陋。它只是整洁干净,算不上温馨雅致。每每走进它,便怀念我曾经的家:宽大,干净,漂亮,雅致,从不缺少阳光和风,也不缺音乐、纱帘、熏香和茶,更有安享岁月静好的家人。我也会想念在这里和我一起度过四年的女儿,她去大学了,留给我满屋的寂寞。但这个家是学校为我准备的,对于一个“行走江湖”的女子而言,它为我遮风挡雨,随时拥抱疲惫的自己,也给予我作为一名教师的价值和尊严,令我感念不已。学校于我已不是一个单位了,是我的第二个家。

我打开不算明亮的也不好看的灯,一番打量后,开始整理。我没有办法在一个乱而不洁的环境里读书、品茶。几扇窗开着,虽断然不会有满窗的苍翠,但我还是奢望着风来,哪怕一丝丝,一缕缕。我用盐洗净心爱的白瓷杯,几朵菊,几朵玫瑰,几粒兰贵人,两勺槐花蜜,茶便沏成了。慢慢搅动茶水时,想起了送我花和茶的朋友,温暖便浸入我的心间,淌进我的眼眸,在那里晕开温润的一片。古典音乐柔美地叩击着我房里的一切。我斜坐在窗边的藤椅里,读着白落梅,读着张爱玲,读着周国平,也信手写写,并不漂亮但极具个性的字落在纸上,自己的思想在字里行间跳跃,让我安慰于自己尚不算一个没落的读书人。怎么可以?如果我丢失了书卷味,失去一个读书女子的情怀,我该多么仓皇失措! 于一个读书人而言,还有什么比精神的丰满和富足更令人在乎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睡意袭来,一番细致的洗漱和护肤后,我躺在软软的床上。恍惚间,听见雨声。偶尔一串雨叩着我的窗,如同母亲的探询。不似前夜,风雨雷电夹着冰雹,粗暴地想击碎我的窗和我的房,让我在惊惧中不知所措。而今夜的雨,从容而优雅,像戴望舒《雨巷》中撑着油纸伞款款走来的江南女子,听它的响声便知了。我安然听雨,享受它在春夜与虫儿的合奏。突然间想起了“夜来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杜工部。诗人一生不得志,那夜听雨是否像此刻的我呢?至少心有所忧是一样的吧?也想到了苏子“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不羁与旷达。哦,是了!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雨一直下,想着窗外世界里的万物生灵享受春雨的盛宴,明日必将迎来崭新且生机勃勃的世界。

我沉沉睡去,梦里落英缤纷,梦里鹰击长空。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