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时报首页

麒麟河

2020-11-24 11:09:56 来源:海东时报社
□王伟章

麒麟河,又称南川河,位于我居住的西宁市西山东麓,西山和南山之间,常是我散步之所。河流经过西宁市湟中区上新庄村、加牙村、黑古城村、徐家寨村、谢家寨村、尕庄村等古老村庄的层层庇护,最终流入城市给它量身定制的河床,汇入湟水河中。今天,人们对已属城中位置的麒麟河了解并不多。许多人自始至终认为,是青海地方统治者马步芳为纪念自己的父亲和叔叔马麒、马麟命名了麒麟河。

民国,作为离城最近的水系,除北门外,这里便是西宁城中人们生活的重要水源地,人们不仅在此汲水,妇女们也会结伴在这里漂洗衣物,甚至到了天气暖和的时候,闲暇的市民会在这里野炊。而春夏之际,湟水上游冰雪消融,水源充足,流至西宁,南川河先后注入湟水,遂使河水骤涨,波涛汹涌,为百姓旦夕之所观。因此,也有了“湟流春涨”的西宁古八景之一。

查史可知,麒麟河最早称为牛心川。而称牛心川的原因,据说这与湟中区上新庄镇加牙村川水中的牛心堆有关,牛心堆孤立于川水中,土呈紫色,远看形似牛的心脏。生于5世纪中期的郦道元在《水经注》写道:“湟水又东,牛心川水注之。水出自县治西南远山,东北流经牛心堆,又北流经西平亭西”,这或许是有关麒麟河最早的记载之一。

麒麟来作人间瑞。在科学技术不发达的中国古代,人们普遍相信天降祥瑞,是天下太平的征兆。七步成诗的曹植就曾给魏主,也就是自己的父亲曹操进奉过著名的《龙见贺表》,“臣闻凤凰复见于邺南,黄龙双出于清泉,圣德至理,以致嘉瑞”,以贺曹操承继大统。麒麟出现,据说与历史上在西宁建都的南凉国有关。“麒麟,天地之圣物也,非升平不生不现,非太平不居不灵。既至文明,始显麒灵,火麟瑞兽,懿哉嘉物,四灵之首,惟兽之伯。世平景泰,否则蹇足,德以卫身,不布牙角,威体大美, 以昭暇福,佑祚光汉,永葆社稷”。何况“龙见于长宁川,麒麟游于绥戌”,就在眼皮底下。在文人的劝进下,南凉第三位统治者秃发利鹿孤于东晋隆安三年(公元399年)迁都麒麟呈瑞的西宁。

我是始终不相信天降祥瑞的说法,秃发利鹿孤迁都西宁,或许只是摆脱兄长秃发乌孤酒后坠马阴影和鲜卑旧有势力,借众人之口。迁都西宁可以实现自己独自支配王国的目的。他甚至以祥瑞为由,打算称帝,但是在安国将军鍮勿仑的劝导下,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就在那年,他率军攻伐氐族贵族吕光建立的后凉,大败凉军,俘获金城侯杨桓,并强迁其人口二千户。建和三年(公元402年),又派兵攻破魏安(今甘肃古浪东),俘获占据当地的焦朗。同年利鹿孤去世,谥康王,葬于西平东南(今西宁市大圆山)。他是南凉唯一一个得到善终的国君。他遵循父亲秃发思复鞬嘱托,王国不是由自己的儿子而由更小的弟弟秃发傉檀继位。

秃发利鹿孤继位后,曾派记室监麹梁明到北凉国主段业那里通问修好。段业问:“贵主先王乌孤开创大业开启世运,功高于先世,理应为国家的太祖,他有儿子,为什么不继立?”曲梁明说:“先王有子羌奴,不让他继立是先王的遗命。”段业说:“从前周成王年纪小,周公、召公做宰辅;汉昭帝八岁,金日磾、霍光辅弼。虽然继位的儿子年幼,但是两个叔叔善美,左右辅佐,不也可以吗?”曲梁明说:“宋宣公能把国家让出来,《春秋》中赞美他;孙策把国事交给孙权,终于开创了吴国的大业。而且哥哥死后弟弟接替,这是殷汤的成法,也是圣人的格言,千秋万代的通则,为什么一定要儿子继承就对,弟弟接替哥哥就不对呢。”段业说:“说得好啊!使者的话有理。”

民国,青海地方统治者马麒也没有直接将青海统治权不是交给自己的儿子马步青、马步芳,而是交给了弟弟马麟。当时,或许升任省主席的马麟也觉得麒麟河与其自己兄弟姓名暗合,是天意安排,在入城一段,引泉水,植花木,建成青海历史上第一个向民众开放的公园——麒麟公园。马步芳逼走叔父马麟,任青海省政府主席,兼国民党青海省党部主任委员,取得青海军政大权,那是后话了,他当政时,谁会想到被赶下台的结果。

麒麟河在北宋还称过青唐水,清代甚至直译为西喇苦特河。而青唐水的得名无疑与唃厮啰在此所建青唐城有关。宋人李远的《青唐录》中说:“……又二十里至青唐城。城枕湟水之南,广二十里,旁开八门,中有隔城……城西有青唐水入宗河……”宗河,即湟水河。正是从宋建立西宁州开始,麒麟河在中华语境中,就只有这一个使用至今的名称:南川河。麒麟消失了。这无疑是“头上貂蝉贵客,花外麒麟高冢,人世竟谁雄”地方话语权建构和结构的结果。

麒麟河是河,承载着岁月的蹉跎,百转千回。又不仅仅是河,那跳跃的波浪更像是一个个记载时间的符号,将流淌的历史用蔚蓝的河水层层包裹。

近年来,南川河拦河筑坝,修建护堤,种植树木花草,清水入城,大大改善了河流水生态、水环境,尤其是解放渠渡槽段和入湟水河口段两处湿地呈景观效应,为市民休憩之所。借旧河道名,此河段命名为麒麟湾。而我三十多年前记忆中,中台(麒麟湾段)依河而立的“殷家庄”“谭姓庄”,还有“高槽儿”“深沟儿”,以及“陈家大园子”等等,却早已没有了踪迹。目送飞鸿去,何用画麒麟。也许,只能在陈元魁先生的小说《麒麟河》中寻找了。

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东时报 版权均属海东时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2、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媒体、网站,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及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