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香海东

  • 读书,是成本最低的投资

    □ 小 严锻炼与不锻炼的人,隔几天看,没有任何区别;隔一个月看,差异甚微;但是隔5年、10年看,身体和精神状态上就有了巨大差别。读书

  • 书香里的冷与暖

    □ 吴海霞有时,早起时雨落屋檐,晚归又遇斜阳满怀,感觉这一天,就是一生。有时,趁着春光明媚,走在林间。一路上,清风拂面,踏歌而行。

  • 谁是你人生的主角

    □ 彭忠富2013年,褚橙火了!十年前承包2400亩荒山种冰糖橙,如今 84岁的褚时健则再次成为亿万富翁。84岁的褚时健能够东山再起,我们比他

  • 一个精神贵族的自我修养

    □ 三文良野余秀华吟着诗句,喂鸡,割草,摇摇晃晃地行走在田间小道。她就像一座孤岛,突兀而怡然地躺在广阔而浑浊的洋面上,不管风平浪静

  • 那些诗歌的举火者和先驱

    □ 彭忠富诗是他终生的追求,凝聚着他全部的痛苦与欢乐,是诗使他跨越了精神死亡的峡谷。如果要追寻当代诗歌先锋写作的谱系和最近距离的一

  • 文清丽的军旅小说

    □ 李学辉文清丽之于军题小说,犹如阳光之于大地,喜雨之于庄稼。这是命定的一种选择。当军人英雄光环渐退,军人的爱情便复归自然。那些缀

  • 文化散文集《凝眸青海道》出版

    □ 时报记者 雪归近日,我省青年作家、青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刘大伟的文化散文集《凝眸青海道》,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凝眸

  • 一曲往昔岁月的深情吟唱

    □ 权 芳正如文学教育家白描先生在《老西宁记忆》的推荐语中所说——这是一曲关于老西宁往昔岁月的深情吟唱。贾文清,如同一位歌者,生命

  • 唐代门阀大族毁于谁手?

    □ 郑渝川从唐朝末年,经过五代十国的纷乱,再到宋朝,中国社会经历了剧烈的转型。最引人注目的转变是,社会政治精英的性质和构成的变化。

  • 看邵丽的小说

    □ 李学辉对一向追求精致和讲究格调的邵丽来说,对糖果是怀有戒心的。这种戒心,让我们知道在生活的间歇瞬间,温情和善良会随时袭来。于是

  • 生死边缘的觉醒和修炼

    □ 时报记者 雪归手术七次,术后每周一次,共百余次的膀胱灌注化疗。在西宁、西安、上海、北京来回奔波,行程几千里。如果一定要概括海东

  • 用儿童视觉复原旧年记忆

    □ 许 瑟1947年,周作人在南京老虎桥监狱中偶然读到英国诗人利亚(Edward Lear)的诙谐诗,觉得妙语天成,不可方物,随后用十天时间仿照

  • 看东紫的小说

    □ 李学辉看东紫的小说,不能太快,一快就成了色情,慢读,才能明了笔锋所指。在每篇小说中,东紫都要纠集至少三个以上的女人。三个女人一

  • 言有尽而意无穷

    □ 苏子达说雪归大家手笔,有嫌过誉。但是她有望成为大家手笔已露端倪,这个话我还是敢说的。不信你看,就在我为余大海这个人物的塑造拍手

  • 绿皮车上的阅读时光

    □ 权 芳见站就停、晃晃悠悠、速度超慢的绿皮车,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对我来说,绿皮车上的阅读时光,是那么美妙的体验。没坐过绿皮车的人

  • 杨帆的视角

    □ 李学辉当我目力穿过一座发廊、一列巴士、一间灰色酒吧、一幢楼房时,妍燕、锦绣们从粉调中仄出身子,天空下便弥散了揪心的色泽,四川婆

  • 言有尽而意无穷

    □ 苏子达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不用说评论家是内行 ,不仅完全能读懂吃透所评的文学作品,而且要具备扎实的理论功底,能指出所

  • 一书不尽 不读新书

    □ 芃 麦在餐厅吃饭的间隙,我打开手机上的阅读软件,从书架上点开东野圭吾的《湖畔》。这是我的一个不良嗜好,喜欢在独自吃饭时看书。像

  • 没有书,我不会真正长大

    □ 张 诚我想,没有书,我是不会真正长大的。听着爷爷给我讲的故事,我从咿呀学语长到了与花园墙一般高,我也记住了薛仁贵、杨令公、呼延

  • 心灵深处淅出的诗歌之盐

    □ 时报记者 雪归这个夏季,舒婷等全国20多名著名诗人的到来,为有着天空之镜美誉的茶卡盐湖增添了诗意之美。虽然诗行茶卡盐湖,歌吟天空

  • 初夏,何以为趣?

    □ 钱佳芸在诗人的眼里,初夏细腻至极。陆游《立夏》诗就写道:赤帜插城扉,东君整驾归。泥新巢燕闹,花尽蜜蜂稀。槐柳阴初密,帘栊暑尚微

  • 读书笔记之黄金明的小说

    □ 李学辉寻觅中国好小说,不可不读黄金明的小说。黄金明的小说有一种可贵的探索精神,他的地下人系列小说中的前瞻和隐喻,把一种时代病相

  • 《平安皮影》:悠远灯影里的温暖乡愁

    时报记者 杨子 通讯员 王昌雄436页、30万字、近50幅珍贵的图片资料、包括皮影戏剧本、音乐和唱家三辑的《平安皮影》一书,由青海人民出

  • 一本人人都能读懂的相对论

    □ 孙 珺时间好比咱们湿手中的一条蛇,滑溜溜的,你越是想捉牢它,它越是要滑走……这是一位南太平洋岛屿的酋长对岛民演讲时所说的一番话

  • 墨蕴三江水 笔携昆仑风

    ——读张翔散文集《西望大泽》